• 1
  • 2
  • 3
  • 4
齐鲁案例

齐鲁所合伙人张利凯律师代理民间借贷案帮助被告成功逆袭反败为胜

2018-08-28 09:14:17 浏览次数:0
案情回顾
2017年1月12日,仲某某以韩某某为被告向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提起诉讼称:2015年11月23日被告向原告借款150000元,其中,通过建行ATM从原告建行账户向被告北京银行账户转歀50000元,同日又从原告上述建行账户向被告账户转账100000元,用于还被告房贷。2015年12月7日,被告向原告借款110000元,其中,被告从原告建行账户取款55000元,同日又从原告建行账户向被告北京银行账户转账55000元,用于还被告房贷。2016年1月25日,被告向原告借款28600元,由被告直接从原告农行账户取款28600元。请求:1、判令被告偿还原告288600元借款及逾期还款利息(按年利率6%计算,自原告起诉之日起至本案判决指定被告履行期限届满之日止);2、判令被告承担本案诉讼费用。

被告韩某某辩称,原告诉称被告向原告借款共计288600元不是事实。事实上原被告系同居关系,在同居期间原告的衣、食、住都由被告负责。原告指导被告炒股造成损失二十多万元。原告向被告转款的205000元,不是被告向原告借款,而是原告自愿补偿给被告的衣、食、住及炒股给被告造成损失的费用。被告取款83600元后交给了原告,用于了共同生活。为证明上述答辩,被告向法庭提交原告2016年1月13日给被告出具的一份书面材料,载明“因本人失误造成韩某某损失了100000元,所以我保证不要求在房产证上署名,还有120000元贷款我会帮助韩某某用公积金还上”,“公积金账户上的款项属于仲某某、韩某某所有,若有支配须双方协商支配”。

庭审中,双方对金额没有争议,争议焦点是转账款项是借款还是其他用途。一审法院认为,被告出具的原告承诺书系2016年1月13日书写,承诺书帮助被告偿还12万元贷款,该12万元贷款系截止到2016年1月13日的尚欠贷款,故承诺书承诺帮助偿还的是2016年1月13日之后的贷款,即承诺未来尚未发生的行为,而非承诺对以前行为性质的变更,涉案205000元转款发生于承诺书书写之前,非承诺的帮助偿还贷款行为,故被告所提供的证据不足以构成反证,本院认为205000元转款系借款。对于现金83600元,被告没有证据证明取款后交给原告,本院依法确认被告收到借款本金83600元。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十七条、第二十九条第二款第一项,《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六十四条、第一百四十二条之规定,判决:一、被告韩某某偿还原告仲某某借款人民币288600元,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二、被告韩某某支付原告仲某某逾期还款利息(以借款本金288600元为基数按照年利率6%,自2017年1月13日起计算至本判决生效之日止),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履行;三、驳回原告仲某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被告不服一审判决,提起上诉请求:1、请求贵院依法撤销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7)鲁0102民初字第494号民事判决书,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诉讼请求。2、一二审诉讼费由被上诉人承担。上诉事实和理由:一、一审判决认定双方民间借贷关系,属认定事实错误。二、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

二审法院经审理认为:合法的借贷关系受法律的保护。民间借贷是指自然人、法人,其他组织之间及其相互之间进行资金融通的行为。民间借贷合同以借贷双方具有借款意思表示为合同成立的前提,并以款项的实际交付为合同的生效要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民间借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二条之规定,出借人向人民法院起诉时,应当提供借据、收条、欠条等债券凭证以及其他能够证明借贷关系存在的证据。第十七条规定,原告仅依据金融机构的转账凭证提起民间借贷诉讼,被告抗辩转账系偿还双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债务,被告应当对其主张提供证据证明。被告提供相应证据证明其主张后,原告仍应就借贷关系的成立承担举证证明责任。本案中,首先,韩某某、仲某某双方系恋爱同居关系,男女感情及在此基础上构建的同居、生活、亲密关系,属于私人领域的范畴。从一般社会常理来讲,同居期间的经济往来,往往事一种履行对生活者、关系密切者的伦理义务,道义上的原因使得这种给付在当事人的心中形成一种较强的良心压力。其次,仲某某于2016年1月13日出具的书面材料,载明:“因本人失误造成韩某某损失了100000元,所以我保证不要求在房产证上署名,还有120000元贷款我会帮助韩某某用公积金还上”,“公积金账户上的款项属于仲某某、韩某某所有,若有支配须双方协商支配。”从该材料中载明的内容来看,仲某某承认因自己的失误给韩某某造成损失100000元,且自愿将属于个人财产的公积金归两人共同所有、共同支配,更加印证了双方同居期间在财产上产生共同所有、共同支配的混同。鉴于双方当事人在同居生活期间的感情关系及以上财产管理状况,仲某某仅凭银行转账凭证及取款记录尚不足以证明双方之间存在民间借贷关系。在仲某某未提交证据证明双方就涉案款项达成借款合意的情况下,对于仲某某的涉案款项为借款的主张,本院不予支持。一审判决对此认定有误,本院予以纠正。

综上所述,韩某某的上诉成立,予以支持。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一、撤销济南市历下区人民法院(2017)鲁0102民初字第494号民事判决;二、驳回仲某某的全部诉讼请求。一审案件受理费5630元,二审案件受理费5630元,均由被上诉人仲某某负担。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至此,张利凯律师代理民间借贷案被告,成功逆袭反败为胜。该案的胜诉,得益于张利凯律师扎实的法学理论功底,丰富的民商案件代理经验,对法律法规司法解释准确的理解力,以及对庭审的充分准备,得到主办法官及当事人的高度肯定。
展开